lijingdi1986

CharlieChan.:

1.

永恒里没有诗,却没有比永恒更美的诗。

诗人写下的一切诗,皆是对永恒的剽窃。

 

鸟儿站在神的肩头唱出了一只歌,

树下的诗人便丢下了笔,仓惶而逃。

 

2.

诗人奔跑在一大片绿洲里,

没有方向,不带目的。

 

诗人说:“我们是一场谬误,一场贯穿大部分人生命的谬误。”

谬误的诞生之日即是时间的起始之时。

我们是自由意志与时间之间最隐秘的误会,

并由此引发了一切灾难,

包裹了我们整个生命,

迫使我们不断挣扎与逃离或者麻痹在快感里,

至消耗殆尽。

 

3.

诗思之潮向诗人涌来,

诗人不顾一切地抓起笔杆匆忙挥舞,

生怕错过了一切。

 

神调侃道,他只不过看了我一眼,便发起了疯。

鸟儿不会像他这般,

鸟儿见着我,只会安静的唱歌。

因为鸟儿时常见着我,他却只是偶尔。

还有些更可笑的人儿,甚至连一面也未见过我,便自称诗人。

 

4.

诗人奔跑的时候,风抚着他的脸。

诗人对风说,“我爱你。”

风答道:“你不爱我,我是表象。你不过是依恋我,就如同如果我毁灭了你,你便会恨我一般。”

诗人又对风说:“让我拥抱你。”

风答道:“你无法拥抱我,我只是投射在你困于其中的窠臼里的幻象,我不存在正如你也不存在。”

诗人对着风展开了双手,

迎接他的是失落,

诗人悲恸万分,跪在了土地上。

他对风说:“我恨你。”

风对他答道:“爱不在恨的对立面,恨带有方向和局限性,极端的恨意味着毁灭,毁灭建立在创造之后。”

自由意志创造了一座巨大的城市,恨与恨的对立物是活跃在其中的居民。

 

风抚慰他;“爱浸泡在永恒的河流里,永恒是无。你若真想抱我,就来永恒里吧,瞬间的拥抱只是幻象。”

 

诗人在永恒里,

明白了爱和依恋的区别。

 

依恋是他对风的情感。

爱是世界与一切共同的拥抱,像是左手抚着右手,

像是没有方向的凝望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露天电影院:

我们一家子  2013秋 东山 羊湾村  难得的一张自拍合影  银杏的秋意好似人生的中年,感觉我俩一下子步入了中年。。。。。   

贰遛子:

#小故事#

“昨天飘渺的悲伤 就像那大海的诅咒 今夜只在漫步悠扬 只盼你走来 只怕你离开 转眼又到了退步难” ——甜蜜的孩子《海的梦》。吕根岛。